首页 军事动态 军事视点

80人就想征服中国?西班牙版的鸦片战争为啥没有打响?

2018/01/31 03:44
摘要:中国进入近代史阶段的时间节点是第一次鸦片战争,这是上过初中历史课就能知道的常识。

中国进入近代史阶段的时间节点是第一次鸦片战争,这是上过初中历史课就能知道的常识。每读及这一段,常不免让人感到愤懑难平,清军的抵抗不可不谓不英勇,不仅前线官兵伤亡惨重,总兵总督一级的大员都有死伤,但由于存在从军政到装备的全方位代差,再不怕死也很难打赢这种窝囊仗,签下不平等条约乃是必然结果。

鸦片战争只是清帝国对外几乎每战必败的一个开端,曾经威风一时的大清之所以会沦落到这般地步,其中一个广为认可的重要原因,是清朝的满州贵族不那么自信,对内施以高压来防汉人,对外则闭关锁国来防洋人,把自己越搞越落后越贫弱,结果哪个也没防了……

实际上,总是会有人设想,假如类似的战争提前在两百多年发生,在文化上更加自信,对外开放程度更高,与西方差距没有那么大的明朝,该会如何应对?在接触到西方文明后,是否会把历史带向另一个轨道?

在明代,有没有西方国家打上门来呢?当然有,明末郑成功收复台湾,就是赶走了远道而来的荷兰人。不过,荷兰是“海上马车夫”,虽然生意做的大,发达得早,但海军实力却未必有多强,占据台湾只是钻了个空子,结果被郑成功几下就给收拾利索了,扮演不了鸦片战争中英国的角色。

▲16世纪的西班牙国旗是这个样子的

那么,真有具备相当海上实力的西方国家,会把明朝作为明确的侵略目标吗?这个还真有,谁呢?西班牙。

1586年4月20日,西班牙的第六任菲律宾总督圣迭戈•德•维拉(Santiago de Vera)在马尼拉召开了一次会议,主题就是讨论如何征服中国,与会者有军官、传教士和移民代表。没人对此表示异议,讨论的是行动的细节——需要多少钱、多少船、怎样把弹药成本降低,甚至还有带什么礼物之类的内容。这位总督在给当时的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的备忘录中写道:“所有人都渴望财富和万世英名……”

尽管在今天看来,这个行动实在是有点匪夷所思,但当时的西班牙人有这个想法并不奇怪。哥伦布登陆美洲以来,西班牙帝国在过去的九十多年里,凭借巨大的代差优势,连打带吓,轻而易举地征服了印第安人,大片美洲土地尽收囊中,这等事情如此便宜好做,自然极大地鼓舞了这个新兴帝国继续扩张的野心。

当时,来到菲律宾的西班牙人日子并不好过,有来自葡萄牙的竞争,有南海海盗的骚扰,离老家还远得不得了,跑个单趟要两年,土著的生产力堪忧,养不了那么多殖民者——早期来到菲律宾的传教士马丁·德·拉达(Martin de Rada)在1569年给“新西班牙”总督的信中写道,菲律宾条件糟糕,有的人甚至都饿死了。所以,打中国的主意就很正常了,毕竟,根据当时的认知,比起蛮荒的菲律宾,北边的大明,条件不知道要好到哪里去了!而且一旦成功,被“征服”的地方也很可能会成为总督新的“封地”——哇,实在太棒了……

▲这位传教士来过中国

关于征服行动的可行性,马丁·德·拉达在信中提出,“中国庞大、富裕、有高度文明,城市比欧洲大得多,有城墙加以保卫,如同堡垒一般”,但是“中国人一点也不好战……他们完全依赖于人多和城墙来防御,如果堡垒被攻下,他们就完了……上帝会帮助我们,只需很少的力量,他们就可以被征服。”需要说明的是,这位传教士还真的来过中国——在万历三年(1575年),他跟随被派往南海征剿海盗的水师把总王望高来到中国,会见了福建地方官,请求划定一个港口来进行贸易,但是被福建巡抚刘尧诲拒绝,开口贸易不了了之。

几年后,一个名叫迭戈·德·阿蒂埃达(Diego de Artieda)的船长直接上书腓力二世,重申了拉达的观点,并且进一步提出,他只需要两艘250吨的船只和80个人就能达到目的。至于菲律宾嘛,就干脆不要了,“看到这么多钱浪费在一块没有任何好处的土地上,我感到很难过……”还有一些人是出于纯粹的宗教热情,另一个传教士安德雷斯•德•米兰多拉(Andres deMirandola)在写给腓力二世的信中说:“…您在位的时候,中国将会隶属于陛下,基督教将在这个地区传播和高举,陛下的领域将会扩张,这一切都将在一个很短的期间内实现。”

▲16世纪的西班牙士兵

1576年,第三任菲律宾总督弗朗西斯科·德·桑德(Fransisco de Sande)精心制定了一个入侵方案——四到六千名装备精良的西班牙士兵,再招募一些日本和中国的海盗,杀向中国。桑德在写给国王的信中表示,“行动会很容易”,因为中国人“一般没有武器,也不使用任何武器……他们的枪术和马术都不行,两百人的海盗就可以洗劫一个有三万居民的城市……从吕宋岛出发只需两天就能到达中国南部海岸,两到三千的部队一旦上岸就能占领一个省。”根据从传教士那里得到的信息,这位总督还做了如下估计——“中国人普遍受到压迫,他们会借着西班牙的征服行动来反抗明朝……只要我们展示出仁慈、权力和宗教,他们就将被牢牢掌握。”

考虑到距离本土遥远和行动成本,弗朗西斯科向国王保证,不需要国王为此付出太多——“西班牙人不会耗费太多国家财力,我们会自备武装,唯一需要花钱的地方是招募舰长、炮兵、工匠、工程师,以及造炮和弹药,食物可以就地解决……”

成本低,可能的收益很大,按理说,这对于老牌殖民帝国来讲应该很有吸引力。1579年5月30日,弗朗西斯科离任的前一年,他给腓力二世写了最后一封信,建议立刻采取行动,因为这个行动“向国王陛下提供了世界上最伟大的机会和最宏伟的开端”。腓力二世在两年后才收到信件,但这位国王却在信件上写道:“已阅,无需答复”——计划被否决了。

▲腓力二世

为什么腓力二世会否决这个计划呢?其一是距离遥远,他很难在一封信都要走两年的情况下掌控前线的动向。其二是钱不够,这位国王看起来很富有,实际上背了很多债务,许多从殖民地搜刮的财富甚至都是直接运给了欧洲各地的债权人,政府收入的四成经常要用于支付债务利息。不过,总督不是保证了不会花很多钱吗?国王不傻——你说不花钱就不花钱?万一真打起来,成本控制不住怎么办?那时候你再来要,我是给还是不给?

所以,腓力二世一盘算,风险不可控啊,还是算了吧……

但接下来的两任菲律宾总督仍然在积极地做着“征服中国”的准备,高潮就是前面提到的1586年马尼拉会议,这次会议敲定了一个规模更大更详细的计划——几百名殖民者,本土派来一万到一万两千军队,再招募五到六千名印第安人和同等数量的日本人,兵力可达两万多,因为此时西葡两国暂时实现了合并,所以还可以得到葡萄牙的增援。

▲那个时代还是冷热兵器并用,

冷兵器甚至还要更多

圣迭戈总督向国王开列了一份清单——需要从本土运来500支火枪、4000支长矛、1000幅盔甲、服装、毛毯等等,还需要二十万比索来支付日本人的雇佣和其它杂项费用,不需要准备火药和子弹,因为这些可以“以战养战”,从中国获得。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用来搞贿赂的奢侈品——西班牙天鹅绒、镜子、玻璃、珊瑚、油画、葡萄酒……看来对中国的国情还是有些研究啊。

按照计划,“远征军”将从卡加扬河口出发,前往福建和广东,然后由居住于澳门的传教士担任向导和翻译,兵分两路向北京进发,攻下北京后建立起政权,然后尽量利用明朝的官吏来管理广大的地区,因为根据情报,明朝整个政府的运行效率还是不错的。

▲16世纪西班牙军队的阵形

这份野心勃勃的计划由与会的五十名代表签署,由倡导者之一,耶稣会士阿隆佐·桑切斯(Alonzo Sanchez)带回马德里。桑切斯紧赶慢赶,用了一年半的时间终于把信送到。这一次,腓力二世还是有些动心的,但由于客观条件并无本质变化,这位国王仍然有些犹豫。

很快,来自两方面的压力就彻底打消了腓力二世仅有的一点扩张念头。

首先是罗马耶稣会领袖发表了一个书面声明,公开谴责了这项计划,当然,谴责的重点是耶稣会士桑切斯——让你去传教呢,瞎掺和什么?其次,也是最重要的,是1588年的夏天,西班牙(包括被合并的葡萄牙)的“无敌舰队”被英国击败,这是西班牙由盛转衰的拐点,海上霸主的地位从此被英国取代,后来连本土的直布罗陀都被英国占了去,直到今天也没还。

▲无敌舰队大战英国海军

元气大伤的西班牙自然也就无力再实施入侵中国的计划了,哪怕国王真的想干,而新兴的英国还要再等两百多年才会再次把战舰开到中国的海岸。历史的有趣之处,就在于有很多可供遐想的空间——这份很有“创意”的计划,假如真的付诸实施,又会如何呢?

可以确定,西班牙军在东南沿海登陆,然后“北伐”成功的概率几乎为零。可资比较的是,在无敌舰队覆灭的三年后,被丰臣秀吉统一的日本就集中了十五万人的兵力,发动了对朝鲜的侵略,其终极目的,也是要“征服中国”。日本的兵力可比西班牙能动员起来的多多了,要说火器也不比当时的西方差多少。在此情况下,援朝的明军历经六年,还是击败了日军。在技术水平相当的前提下,以日本七之一到五之一的兵力,即使不考虑后勤,要想跨过辽阔的陆地空间,翻越崇山峻岭,一路打败同样装备有火器的明军,杀到北京城下,无异于天方夜谭,这是当时蒙古人也办不到的事情。

▲指挥明朝水师击败“佛朗机人”的汪鋐

他首次提出了“师夷制夷”的思想

况且,这支队伍在海上就有可能被拦截。与清朝水师只能缩在河口不同,明朝的水师还是可以在海上一战的。事实上,明朝水师与西班牙的邻居葡萄牙的确发生过两次海战,只是时间要早几十年,分别是发生在1521年(正德十六年)的屯门海战和1522年的西草湾海战。虽然结果是明朝取胜,但过程却是先败后胜。

▲明朝仿制的佛朗机炮,

明朝的学习能力和态度还是更强一些

屯门海战中的明朝水师指挥官为广东海道副使汪鋐,在首战败于葡萄牙人的坚船利炮后,这位海道副使马上派人刺探情报,通过葡萄牙船上的中国水手,摸清了对方战船的情况,还搞到了“佛朗机炮”(明代将葡萄牙称为佛朗机)。汪鋐马上下令仿制船炮,在一个月后率四千兵士,50艘战船,以佛朗机炮和火攻战法再攻葡萄牙舰队,大获全胜,葡萄牙船只仅存三艘逃回马六甲,这是中国首次与欧洲国家的交锋。

曾任刑科右给事中的明朝官员严从简在他的《殊域周咨录》中记载了这次战斗,“……东莞县白沙巡检何儒……见有中国人杨三、戴明等,年久住在彼国,备知造船、铸铳及制火药之法。鋐令何儒密遣人到彼,以卖酒米为由,潜与杨三等通话,谕令向化,重加赏赍,彼遂乐从。约定其夜,何儒密驾小船,接引到岸,研审是实,遂令如式制造。鋐举兵驱逐,亦用此铳取捷。夺获伊铳大小二十余管……”

西葡两国无论从哪方面来讲,都非常相似。以葡萄牙这个替身的表现来料想一下,明朝水师完全有大败西班牙舰队的能力。

▲西班牙军队如果登陆,会是这个样子

……但真的会发生吗?

退一步讲,假使西班牙有一多半人马登陆成功,也难逃在内陆被聚歼的命运。从文明的发达程度讲,中国不同于美洲,见识没那么差,不存在被火枪和刀剑吓到崩溃的情况。从战斗意志上讲,哪怕是在明朝灭亡之时,中国南方对清军的抵抗都很激烈,更别说在明朝尚且有力的时代了。从群众基础上讲,被中华文化浸染了千年的普通老百姓不会对这些相貌奇特、语言不通、信仰大异的西洋人有所臣服,搞不好会在官府动手之前就自组武装开打了。

所以,后勤不济,劳师远征,还会陷入“人民战争”汪洋大海的西班牙人,就是再来两万恐怕也难以达到目的。事实上,明朝确实没把当时的西洋人太当回事,在海上击败葡萄牙人之后,广东的地方官仍然准许这些“佛朗机人”居住于澳门以便通商,中国与西葡两国的正常贸易也未受影响,这正是一个大国在高度自信之下表现出的气度。

▲洋人的帆船意味着什么?

那两百多年的中国人

在懵懵之中迎来了三千年未有之变局

但是另一方面,有足够的实力击败洋人,文化上更加自信,就意味着西班牙人果真的来了的话,当时包括明朝君臣在内的中国人,也仅仅会把他们视为一股规模更大的倭寇,而不会想到这后面可能是隐伏着一个更先进,更有效率,更有前途的体系。这正是中国历史发展到近古时代的无奈之处——打不疼,没反应,打疼了,打惨了,才会有所触动,往往还要伴随着国家主权的丧失和面子上的难堪,而触动之后能不能快速反应过来,取长补短,走向正确的道路,还未可知。即使是更加开放,更加自信,更加包容的明朝,恐怕也难避此宿命。

面对历史,我们今人所要做的,是吸取教训,不要重蹈覆辙,在自身尚且强大时也要居安思危,主动求变,否则,付出的代价将不仅仅是民之膏血和万千头颅,还有一个民族的希望和未来。

▲上岸就征服?这种情况在东亚不容易复现

这个故事还有一个尾声,虽然无敌舰队大败,增援告吹,明朝的主意是不能打了,但殖民者并没有完全死心。几年后,西班牙人布拉斯·鲁伊斯和葡萄牙人迭戈·贝洛索(Diego Belloso)跑来忽悠总督,声称柬埔寨正面临泰国的威胁,柬埔寨国王希望获得西班牙的帮助,而且柬埔寨物产也算丰富,土地肥沃,靠近湄公河河口的位置有利于掌控东南亚,据说柬埔寨的军队很渣,国王还准备热情欢迎西班牙人……

1596年初,在没有得到来自国内批准的情况下,“远征”柬埔寨的船队出发了,这支队伍由一艘军舰和两艘运输船组成,总数不超过四百人,包括120名西班牙人,其余为菲律宾土著和日本雇佣军,基本上是一个微缩版的“征服中国”计划。这支小队伍没能重现征服美洲的一幕——由于指挥乏善,情报不明,天气恶劣,这支人马在三年内就全军覆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