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财经要闻

中国对这种东西说一声“不” 美国欧洲陷入恐慌

2018/01/23 08:28
摘要:中国禁止24种洋垃圾欧美面临消化危机

2015年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中报道了进口洋塑料垃圾的处理。在一家作坊里,工人们正在处理洋塑料垃圾。他们在地上挖了一个池子,里面泡满液体,没有任何排污设备。在这家作坊的墙外就是一个散发着恶臭气味的脏水池,墙内漂洗垃圾的废水就这样排到墙外,最终渗入地下。

  这些洋垃圾因为来源不明也没有任何卫生检验检疫,本身可能带有各种病毒细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些塑料会卖给小塑料厂,做成各种塑料制品,甚至是餐具。

  中国禁止24种洋垃圾欧美面临消化危机

  2017年7月18日,国务院下发了关于《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改革的实施方案》,中国停止了进口包括废塑料、未分类的废纸、废纺织原料等垃圾在内的24种洋垃圾。进口垃圾产业链的重新洗牌给国内国际带来了不小的影响,很多国家,开始为本国堆积如山的塑料垃圾发愁。

  中国,一度是世界上最大的塑料垃圾进口国。但画面上的这种从国外进口的生活类废塑料垃圾,在中国颁布下达了洋垃圾进口禁令之后,从2018年开始,就将再也进入不了中国境内。为了子孙后代的严格的环保措施,立刻让很多国家的塑料垃圾,面临着处理消化的危机。

  美国多家媒体报道,中国禁止洋垃圾政策出台后,美国多地受到影响。特别是加州60%的固体可回收垃圾都出口中国。

  美国环境政策专家 弗兰克。布瑞尔:中国的垃圾禁令对于美国来说影响很大。中国是美国废品最大的消费国。

  在比利时等欧洲国家,只有30%的废塑料得到回收。他们通常是把高等级的废塑料留在本国处理,而把其余低等级的废塑料出口到中国。

  从90年代开始,英国大部分可回收垃圾都出口到了亚洲,在过去5年间,仅向中国就出口了270万吨塑料垃圾。

  1月11日,英国首相 特蕾莎·梅在伦敦发布了英国25年国家环保战略。但面对特蕾莎·梅的环保战略,英国的环保组织认为,这一战略缺乏实施细节和立法保障。

  中国从2018年起,全面禁止进口洋垃圾,英国等发达国家必须重新设计自己的垃圾回收政策,学会依靠自己来处理家门口的垃圾。

  清华大学固体废物处理与环境安全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副主任 刘建国:欧美这个行业很大程度上陷入到了恐慌当中,对中国的依赖过于强了。

  中国的禁令实施之后,直接触动了世界多个国家现有的垃圾处理方式。从禁令颁布之日开始,中国各地的海关就开始了行动,陆续查处多起洋垃圾走私进口案件。

  2017年12月19日,在海关总署统一指挥下,广州黄埔海关成功破获特大走私废塑料系列案,查证走私废塑料共计13.85万吨。

  同一天,石家庄海关在天津、大连、石家庄等地同步开展集中收网行动,成功打掉一个利用他人许可证走私进口固体废物的犯罪团伙,查证涉案废塑料约1.4万吨。

  宁波海关也同步查证走私废布、废塑料等禁限类固体废物约6万吨。

  宁波海关缉私警察告诉记者,塑料这一块,目前来说已经从限制类变成了禁止类,就是说普遍达到价值20万或者20吨,就已经够罪了,一般进口一个柜子可能就已经够刑事了,达到100吨以上可能就要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了。

  阻击洋垃圾 天津静海取缔关停1545家违法加工企业

  保护环境,禁止洋垃圾进入中国,这的确是百姓之福。但根据统计,2016年我国对外进口的固体废物量约为4658万吨,其中主要以废纸、废塑料、废五金为主,占到了总量的88.9%。严格的禁令之下,国内的废塑料行业目前又出现了哪些新变化呢? “洋垃圾”是否如众人所想的一样被挡在了国门外呢?

  2018年1月12日,《经济半小时》记者来到了位于天津市西南郊外的静海区子牙镇,这里地处天津、河北两地交界,驱车前往最近的天津货运码头仅需一小时,长期以来,这里一直是洋垃圾进入国内的聚集地之一。几年前,这里存在大量私人作坊式的进口塑料垃圾分拣造粒工厂。

  记者连续走进了多家餐馆、废品收购站以及疑似进口垃圾藏匿的地点,都没有找到洋垃圾的踪迹。甚至连曾经的废塑料交易市场,记者也没有找到。

  一位正在回收废品的工人向记者介绍,差不多一年以前,当地政府就针对辖区内的“小散乱污”企业进行了一系列严查措施,凡是涉及污染的作坊式垃圾回收点都被扫除一空。目前,唯一能找到洋垃圾踪迹的地点只有“子牙循环产业园”,这里是一个由地方政府组建成立的以废品资源回收处理为主的工业园区。

  仓库管理员表示,过完元旦进口全部停掉不批,不准向国内进口。

  记者注意到,园区内的这家废塑料回收企业目前只剩下零散的几名工人。仓库里堆放着不少大型编织袋,通过包裹外的文字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些编织袋里装有来自美国、欧洲、日本等地的塑料垃圾。仔细检查发现,以工业来源产生的下脚料、边角料为主,或是包装用塑料薄膜,并没有见到政府严令禁止进口的生活来源塑料垃圾。

  根据海关总署的数据,2017年12月我国进口固体废物总量为183万吨,比禁令刚刚发布后的2017年8月份进口量374万吨减少51%以上。而从天津市静海区环保局提供的数据来看,在统一清理行动中仅静海区就取缔关停了1545家违法加工企业。

  静海区环保局局长 任永江:到目前已经全部实现了两断三清一净。两断就是断水断电,三清就是清原料,清设备,清产品,一净就是屋里头干净,不能有别的了。

  目前静海区的绝大部分拆解废旧塑料的私人作坊都已被取缔关停,当地政府把符合环保标准的企业,都集中整合到子牙环保产业园进行统一管理。而根据最新的要求,子牙环保产业园内从事进口废塑料的企业,只可进口在国外经过分拣的工业废塑料,来自生活方面的废塑料,环保部明令禁止进口的。这个园区里,自然也不会再有违禁物品的存在。

  进口固体废料企业负责人 宋焕民:我们从2016年,2017年两年进口许可证下来以后,每年是两千多吨,后来2017年开始办增量的时候,我们就出台这个政策,不让进口了,限制类进口24项这个政策下来之后,我们办增量的材料,环保部固废中心他不接收了。

  按照规定,从事进口废料的企业每年需向环保部申请进口许可证。2017年下半年,宋焕民再次去环保部办理2018年的进口许可证时,就被拒收了。根据国内数据统计,2016年,全国废塑料的进口量在735万吨,而国内产生的废塑料在2000万吨左右,尽管国内废塑料数量庞大,但是垃圾回收率仅为25%。“洋垃圾”禁令的出台,天津废旧塑料回收的企业开始考虑国内废料的回收。不过,国内由于垃圾分类程度有限,回收成本高昂是产业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

  宋焕民:国内就是人工,人工分捡成本太高了,所以说正常情况下做不了。国内的垃圾,国内的废旧,它不单单是这两种料混在一起,它有别的生活垃圾或者其他的东西,像国内的垃圾分类毕竟做得比较不完善吧对吧。

  宋焕民向记者介绍说,目前国内的塑料垃圾分拣只能依靠人工,刨除人员开支,在目前的市场情况下,企业将面临亏损,这是他不愿做国内民用塑料垃圾的重要原因。

  和宋焕民处境类似的还有马文斌,2014年,他和朋友合伙投资1.5亿元建成了这座塑料制品再生循环利用企业,主要也是依赖进口国外粉碎后的工业塑料废料进行加工二次利用。

  废塑料加工企业负责人 马文斌:这是国外的管道。它这个产品比较单一,而且质量比较好,它里头有抗老化剂跟强固的助剂什么的,咱们国内买原生料,再加上助剂,比这个废料差一万来块钱一吨,咱们这个进过来以后四千多块钱。

  马文斌告诉记者,国外的废旧塑料垃圾不能进口了,国内废塑料的回收成本过于高昂,国内很多回收塑料垃圾的企业注定会维持不下去,剩下的,就只有关门一条路。

  在距离子牙环保产业园50公里外的西青区一家塑料制品企业,刚过中午,一辆运输着原材料的卡车抵达了工厂内,这是今天第一辆满载货物运抵的卡车,也是最后一辆,因为原材料采购严重不足。企业负责人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虽然企业现在开始用国产再生塑料颗粒,不过最近,再生塑料市场的价格已经从去年同期的每吨11000元,涨到了现在的18000元,涨幅超过60%。为了应对这种局面,闫陶军已经把在国外建立再生塑料的生产加工基地纳入了计划当中。

  国内废塑料价格上涨50% 塑料加工企业难为无米之炊

  天津废旧塑料回收的产业,从狂热转变成了理性,曾经污染的源头,得到了根本性的治理,严格的环保禁令,确实起到了作用,浙江等地又如何呢?

  1月18日,《经济半小时》记者来到了浙江省宁波慈溪市桥头镇的再生塑料产业基地,作为远近闻名的一个再生塑料集散地,这里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塑料客户。

  上午十点,慈溪市的这个塑料市场已经是一派繁忙景象。这一个个编织袋里装着的就是各种塑料垃圾回收后加工成的旧料。在现场,记者看到回收塑料的种类五花八门,有些料从外形上就能看出,来自水管、汽车车灯等废品,也有许多塑料已经经过粉碎和加工,单从外形上难以看出来源。旁边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从包装里洒出来的白色颗粒是从洗衣机当中回收的塑料。

  根据2017年最新发布的《进口废物管理目录》,生活来源的塑料废碎料及下脚料,由过去的限制进口变为禁止进口。那么眼前的这个再生塑料市场里是否还有进口的废塑料呢?带着这一问题,记者走访了市场里的多家店铺,得到的答案大同小异,这些店铺要么只做国内废塑料回收加工,要么进口废塑料只剩下2017年没有用完的库存。新的进口废旧塑料垃圾,已经绝迹。

  公开数据显示,2012年到2016年,我国每年进口废塑料均超过了700万吨,这意味着2018年1月1日起,生活来源废塑料禁止进口后,国内塑料回收利用市场将出现几百万吨的缺口。在暗访过程中,记者遇到了一位专门从事国内废塑料回收的商贩,她告诉记者,禁令出台后,她感受最为明显的就是国内废塑料的价格迅速上涨,原来大概每吨只要六七千元,现在已经涨到了每吨八九千元。在慈溪市桥头镇的这个塑料市场里,一纸禁令并没有让生意变冷,但是慈溪市利用进口废塑料从事生产的企业却感受到了阵阵寒意。

  慈溪市兴科化纤有限公司总经理 岑科超:进口固废取消以后,原材料就是大打折扣,我们没有那么多原材料来生产产品,所以我们的开工率降得比较多,市场需求没有变,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仓库就被搬空了。正常来说的话,库存放到一半应该算是正常的。

  80后的岑科超已经是家里从事废塑料回收行业的第三代传人。眼前的这家化纤厂成立于2000年初,随着爷爷和父亲退居二线,公司日常经营的重担便落在了岑科超的肩上。这家化纤厂主要利用回收的废矿泉水瓶碎片生产涤纶丝,供给下游的纺织厂等客户。

  岑科超告诉记者,这个工厂每年要使用七八万吨废塑料,换算下来,相当于每年回收了40亿个矿泉水瓶。其中大约有一半为国外进口的废塑料。

  2017年最新的《禁止进口固体废物目录》出台后,相当于公司原材料直接减少了一半,这给了岑科超当头一棒。他一方面不得不暂时将开工率降为过去的一半,一边开始增加国内废塑料的采购量。但是在国内回收体系没有发生太大变化的情况下,市场难以迅速填补几百万吨的进口废塑料缺口。而众多企业加入到抢购国内废塑料的队伍中,废旧塑料垃圾的价格也水涨船高,近8000元的价格跟2015年比上涨了将近50%。

  2017年7月份,环保部突击对全国1792 家进口废物加工利用企业开展环境违法行为专项检查。其中1074 家企业涉环境违法,违法比例高达60%。大量国外的废旧塑料垃圾,鱼龙混杂地进口到了中国,虽然生产企业得到了一些塑料原料,但加工洋垃圾留下的污染,却是国家再也承受不了的一个负担。

  清华大学固体废物处理与环境安全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副主任 刘建国:排放这种大气污染物,水污染物,对土壤也有相应的污染,所以一旦你产生了,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方法去处理应用,他对环境都是有负面的影响。

  而此次严格的环保禁令,专家认为,这也是对国内再生资源回收企业的一个提升。实施洋垃圾禁令之后,行业内的企业将面临着一次严格的优胜略汰的筛选,这将会倒逼大部分再生资源回收企业转型升级,进而采用更加清洁的,能够产生较高附加值的技术进行生产。

  半小时观察:环保产业 质量为先

  废旧塑料如何处理,一直是世界各国头痛的难题。以前他们都大量出口到中国,污染的问题,也由此甩给了中国。中国的这道环保禁令,让更多的企业和国家,开始重新思考废旧塑料垃圾的问题,而我国的废旧塑料回收行业,也将在这次环保风暴中重新洗牌,留下来的最终会是一批有科技含量及充裕资本的加工企业。其实不仅是环保行业,中国的各个行业都需要不断思考,如何在质量上重新做好文章。